福建31选7走势图|体彩福建31选7;18294期
電子化助力招投標新業態
2019-04-17

一、交易平臺構建電子化系統的運行基礎

 

《電子招標投標辦法》第三條規定,“電子招標投標系統根據功能的不同,分為交易平臺、公共服務平臺和行政監督平臺。”筆者認為,由這三個平臺構成的電子招標投標系統中最重要的或者處在基礎作用的是交易平臺,因為交易平臺是以數據電文形式完成招標投標交易活動的信息交互和業務實操的平臺。換言之,正是因為交易平臺將招投標實操業務數據化并進行即時的數據傳輸,才能使得電子招標投標系統進行有意義的運行,這才符合《電子招標投標辦法》規劃的初心。

 

不過,若要交易平臺在電子化招標投標系統中真正充分發揮其基礎性作用,尚需滿足兩個前提條件:一是交易平臺的應用和功能支持或滿足“全流程”“全參與”的作業;二是每一個招標項目及其所有參與各方都愿意在線完成全流程作業。惟此,方可獲得最理想的結果,即公共服務平臺獲得干凈完整、不被“污染”的結果數據;監管平臺可以全流程、無縫隙履行監管職能;大數據技術可以對數據進行處理和加工,并將其轉化為新生產要素反饋給用戶。

 

目前,交易平臺建設大體分為自建和外包兩種建設方式,承建平臺單位有平臺提供商和軟件開發商兩類。從投資主體來看,交易平臺可以分為五種類型,如交易中心型(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或其下屬機構投資建設)、代招合體型(招標代理機構和招標人同屬一個集團公司,如大型央企)、機構合伙型(多家招標代理機構共同投資建設)、代理機構自建型和第三方服務型。起步之時,五類平臺都曾面臨一些共性的問題,如:誰建?為誰建?怎么建?有什么功能?用戶從何來?但各家給出的解決方案不盡相同。不過其中邏輯關系大體是,投資主體決定了為誰建和怎么建,由此也就決定了平臺應該具備什么樣的功能。

 

交易平臺建設完成之后的運營或運行,各家也有相似的體會和經驗,例如:無論是招標業內機構還是軟件公司去建設交易平臺,都認識到這是“跨界作業”,需要有跨界思維作為引領。又如,完成平臺開發建設只是走出了第一小步,其后還要持續投入、不斷創新,這就需要打造屬于自己的技術團隊;而在當今互聯網技術人才供不應求的條件下,打造自身技術團隊愈發不易。另外,交易平臺如何獲利,其商業模式、產品形態和定價機制如何相互協調一致,且遵循平臺經濟學的相應原則,都是各個交易平臺建設和運營機構仍在探索之中的課題。所有這些體會和經驗都十分珍貴,因為這使得業內對于電子化招投標尤其是交易平臺建設,從初期的或沖動、或茫然、或觀望,逐漸變得理性和從容。

 

這些都是當前電子化招標投標的發展現狀,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個發展現狀基本上是依照《電子招標投標辦法》的規劃而來的。目前,電子化招標投標已經形成一種新業態。業態和常態還是有差異的,新業態只是一種新模式,常態則是一種主流且成規模的狀態。另外,我們在分析電子招投標發展現狀時,還需要正視這樣一個現實:關于新業態的研究還相對滯后,相應理論體系尚待構建。電子化招投標從本質上來講,其實是B2B企業電子商務。依據《電子招標投標辦法》,交易平臺實行市場化運作。在電子商務領域,這些年市場化運作的在線平臺發展迅猛,已經引起學界的重視和研究,平臺經濟學由此應運而生。讓電子化招投標逐漸從新業態走向新常態,還需要業內人士一如既往地探索和努力,其中應該包括對電子商務理論以及平臺經濟學等相關理論的研究借鑒并做出自己的探索。

 

二、電子化:由信息分享進入業務協同是新業態的特征

 

推進電子化招投標實為“互聯網+”在招投標領域的落地手段,其主要目的就是助力招投標的新業態盡快發展成為新常態。招投標新業態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電子化招標投標從信息分享進入業務協同。筆者認為,如果說在IT時代連接比擁有更為重要的話,那么在DT時代協同就比分享更有價值。互聯網是多方協同的天賜利器,就商業領域而言,這一利器迄今為止還僅僅是在2C領域小試身手,大展宏圖的機會留給了B2B,留給了制造業企業之間的交易和協同,即供應鏈管理。

 

互聯網初期的網站多為信息發布平臺,信息流通常為單向通道,缺少反饋機制;而現在的網站多為作業平臺的入口,信息流處于多向通道,同時支持協同作業。招標投標的法定流程決定了招標人、招標代理人、投標人、評標專家、監管部門等參與各方的協同作業是必須的。因此,能否助力招投標參與各方協同作業,是交易平臺的核心價值所在。換言之,提高協同作業效率是交易平臺得以發展的必由之路。

 

協同作業包括兩個基本面,一個是信息,為“知”(Information);另一個是信息的處理,為“行”(Execution)。協同(Collaboration),就是“知”與“行”交替循環的過程。

 

基于互聯網所建的交易平臺,應該是一個“知”“行”合一的平臺。此處的“行”,還指稱平臺搭載的用于對“知”進行即時處理的各種應用。這些應用確保參與協同作業的各方知道什么時候他方要求自己做什么,或讓他方知道去做什么,達成“以知促行”;而其后他方的“行”,就是協同作業的相關方借助應用對“知”做出反饋或處理,而應用能夠即時將這些反饋或處理生成數據并準確地傳遞給相關各方,達成“以行傳知”。在這個“知”與“行”交替循環的協同過程中,交易平臺既能夠“以知促行”,也能夠使一方的“行”,即刻變成其他方的“知”,可謂“即知即行”“即行即知”。如此,高效率的協同作業也就隨之而來了。

 

在交易平臺支持每一個招標投標項目及其所有參與各方都在線協同完成全流程作業這一大前提下,交易平臺顯現了平臺經濟學所定義的“多邊平臺”的屬性。平臺對于任何一邊用戶群體的價值,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另一邊用戶的數量。哪一邊的用戶先上平臺,這一點在平臺運營初始更顯得棘手。多邊平臺經濟學將此稱為“經典的‘蛋雞相生問題’”,而這個經典問題的解決,則取決于平臺運營方如何確定“補貼方”和“付費方”,并藉此制定相應的價格機制。

 

三、電子化協同之美

 

信息化給招標投標帶來了信息分享和傳遞的便利,數據化則促進了招投標的電子化協同。

 

協同之美,就是電子化協同帶來的各種便利和好處。一方面,電子化協同能夠助力作業效率和經營效益的提升。電子化系統和平臺要能夠助力招投標參與各方高效協同,做到以知促行,以知助行,即知即行,即行即知。鑒于交易平臺處于系統的基礎地位,這就要求交易平臺提供商必須有互聯網思維,平臺的建設和運營要力求做到“敏捷研發、不斷出新、穩步迭代、文檔齊全、應用豐富”,達成“風格協調、交互統一、體驗良好、按需選用、無師自通”的用戶感受。同樣因為交易平臺的基礎作用,幫助用戶依法依規操作招投標項目,交易平臺責無旁貸。但是,依法依規的“全流程”充其量也只是一個共性需求,是用戶對平臺功能的最低要求。滿足用戶的共性需求,同時最大限度地兼顧用戶的個性需求,支持“全流程”和“全參與”,提升招投標參與各方協同作業效率,必要時用戶可以根據管理需求自主設置流程且又合法合規,才是交易平臺應有的、且必須不斷追求的高標準和高要求。

 

另一方面,電子化協同能夠助力數據轉化為新生產要素。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大數據是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要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在當今數據時代,數據資源已經成為新的生產要素,招投標參與各方獲取并利用數據資源的需求將很快會成為不斷增長的趨勢。全流程、全參與地在線協同作業,不僅能提升作業效率和經營效益,還可以助力過程數據自動生成結果數據,可以避免“數據被污染”,進而獲得真實數據。真實數據經大數據技術處理,可轉換為數據資源,轉化成新生產要素,反饋給用戶。過程數據自動生成結果數據的另一好處是顯現了電子招標投標系統的區塊鏈屬性,可以助力誠信體系建設。

 

根據《“互聯網+”招標采購行動方案(2017-2019年)》的要求,2019年,覆蓋全國、分類清晰、透明規范、互聯互通的電子招標采購系統有序運行,以協同共享、動態監督和大數據監管為基礎的公共服務體系和綜合監督體系全面發揮作用,實現招標投標行業向信息化、智能化轉型。

 

只有全面充分發揮交易平臺的基礎性作用,實現交易平臺、公共服務平臺、監督平臺以及其他信息平臺的互聯互通、資源共享和協同運行,《“互聯網+”招標采購行動方案(2017-2019年)》提出的行動目標才能真正得以實現,電子化才能助力招投標行業加快進入新常態。(作者:吳樹貴  必聯(北京)電子商務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首席產品設計  來源:《招標采購管理》)

福建31选7走势图